澳门新葡萄娱乐

澳门新葡萄娱乐

马丁·杰克斯TED演讲:直面中国的崛起

发表日期:2016-01-11 21:14 来源:澳门新葡萄娱乐 编辑:80后 点击:

文章标签: TED演讲稿ted演讲
文章导读: 《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马丁杰克斯在TED的励志演讲稿:直面中国的崛起,Martin Jacques从西方人的角度看中国的崛起,马丁杰克斯从中国的历史本源与文化性格出发,客观而不失深刻,辛辣而不失真诚地告诉他的同胞们:你们误读了中国

马丁·杰克斯(Martin Jacques),轰动一时的《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的作者,原《今日马克思主义》杂志的编辑,中国人民大学的客座教授,马丁·杰克斯在TED演讲中向观众介绍了认识中国的三个基础,坦率地指出西方愈来愈偏狭的文化气度,并鼓励西方人直面这个变化发展的世界,马丁·杰克斯从中国的历史本源与文化性格出发,客观而不失深刻,辛辣而不失真诚地告诉他的同胞们:你们误读了中国。

 

马丁?杰克斯TED演讲:直面中国的崛起


直面中国的崛起
——从西方的角度看中国

 

——马丁·杰克斯(Martin Jacques)在TED的励志演讲稿

 

这世界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发生着改变。如果你看这上面的图表,你会发现在2025年,据高盛的预测显示,中国经济体的规模几乎会与美国的一样大。如果你来看这张2050年的图表,它预测届时中国经济体的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而印度经济体规模将与美国相近。我们应该注意的是,这些预测是在西方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做出的。几周前,我在看法国巴黎银行做出的关于中国的经济体规模何时超越美国的最新预测。高盛当时的预测是2027年。而这份诞生于危机之后的报告的预测年份则是2020年。这就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中国将要从两个最基本的方面改变世界。首先,它是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庞大的发展中国家,并已经以每年10%的经济增长速度腾飞了30多年。而且在十年之内,它将会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在现代史上,还从未有过一个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发达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第二,也是现代史上的第一次,世界上处主导地位的国家——我认为中国将居主导地位——不来自西方,而是来自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根基。我知道现在在西方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观点,即认为国家的现代化等同于西方化。这是一个谬误。这种观点错误地认为现代化仅单纯是竞争、市场和技术的产物。它不是。它同样是历史和文化所塑造的平等。中国不像西方国家,也永远不会与之趋同。它会在很多基本的方面保持不同。现在最大的问题显然是:我们应该怎么读懂中国?怎样试着理解中国的现状?而总体来说现在西方存在的问题是我们习惯用传统的西方模式和思维来理解它。我们不能这样。

 

三个基础理解中国:文明国邦,而非民族国家;汉民族为主体;家长式的政府管理

 

现在,我希望提供给大家三个认识基础,来理解中国的崛起,就像开始时一样。第一个,中国并不是一个民族国家。虽然它在过去的几百年内声称自己是民族国家,但是对中国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它的历史远长于此。这是公元前221年秦在战国末期统一中国时的版图,即现代中国的滥觞,你可以看到它与现代中国版图的差别。再看不久后的汉朝,也是2000年之前,它的疆域基本覆盖了现在中国的东部地区,那也是自古以来人口的主要聚居地。非常奇怪的一点是,真正给中国民族感的,真正给中国人身份认同感的,并不像西方那样来自于近几百年民族国家的阶段,而是来源于文明国邦的那段历史。具体包括祖先崇拜的习俗,对国家的不同观念,同样地像对家庭的不同观念,社会上的“关系”,儒家价值观念等这些例子,这些都是从文明国家的阶段形成的。换句话说,不同于西方国家和其他绝大多数国家,中国是因其对文明的归属感,因其文明国家而非民族国家的历史的存在而存在的。还有一点要补充:我们当然知道不管从地理上还是人口上来说中国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有着十三亿人口。但是我们常常忽略了一点:中国同样非常的多样与多元,且在很多方面非常的分散。你不能坐居北京而治理一个如此大的国家——即使我们就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这就是中国,一个文明国邦,而非民族国家。这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这有太多深远的隐义。我可以快速告诉你两点。首先,对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政治观念就是团结,是中华文明的维护。2000年前,欧洲崩塌了,神圣罗马帝国分裂了,并从此以后一直四分五裂。而中国,在几乎相同的时期却走上与欧洲截然相反的道路,艰难地将这庞大的文明体凝聚在一起。第二个可能更能反映事实,就是香港。你还记得1997年时香港从英国到中国手上的交接吗?你可能记得中国就此的宪政理论:一国两制。而且我打赌几乎不会有任何西方人认为这能行得通。“只是种噱头。当香港真的交到中国手上时,事情不会是那样。”13年过去了,香港的政治体制与司法体制同1997年时一样保持着独立性。我们错了。我们为什么会错?因为我们想当然地从民族国家的角度来考虑。想想1990年时德国的统一。可以说东德被西德侵吞了,一个国家,一种体制。这是民族国家的思想方式。但是你不能在一种文明、一种体制的基础上来管理像中国这样的文明国邦。这不管用。所以中国对香港问题的解答——这也将是它对台湾问题的解答——是一个自然的回应:一种文明,多种政体。

 

让我给你第二个试着了解中国的基础吧——尽管也许并不太合适。相比其他国家,中国人有着非常不同的民族概念。你知道吗,在13亿人口中,超过90%的人口属于同一个民族——汉族。这与世界上其他人口大国截然不同。印度、美国、印尼、巴西——它们都是多民族国家。中国人自己并不想要这样。但中国的其他民族人数仅仅是少数。那么问题就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原因很大程度上仍旧应归咎于它是个文明国邦。一个至少2000年的历史,一个充满征服、占有、吸收、同化等的历史,使得汉民族的观念在这过程中产生,并被不断成长和壮大的文化归属感所滋养。

 

这种历史经验的好处就在于中国想要凝聚起来,必须依靠汉族。汉民族的身份认同感如水泥般将这个国家聚合起来。而这点的缺点则是汉族人文化差异的观念很淡薄。他们沉浸于自己的优越感,并且轻视其他民族的人。这就不难解释他们对例如维吾尔族、藏族人的态度了。

 

那么让我给你第三个基础吧:中国的政府。在中国,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与西方有很大的不同。现在西方人普遍认为——至少是目前——政府的权威性与合法性来源于民主的运作。这个命题的问题在于中国的政府比任何西方政府在自己国民之间都享有更多的合法性与权威性。原因是……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且显然这和民主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在我们看来中国人并不拥有一个民主政体。首先,中国的政府被赋予了一个非常……它作为国民的代表,作为中华文化及文明国邦的体现与捍卫者,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性。这差不多成为一种精神代表。第二个原因是,与在欧洲和北美,政府的权威总是持续地受到挑战不同——欧洲历史上,政府与教会、与世俗贵族势力、与商人斗争中力量的此消彼长——在一千年间,中国政府的权威几乎没有被挑战过。它并没有遇到强敌。所以你可以发现中国权力结构的构建与西方历史经验有很大的不同。于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中国人有非常不同的政府观。即使我们常常将中国政府视为侵入者、陌生者、一个权力需要被限制甚至压抑的怪物,中国人自己并不这样看他们的政府。中国人将政府视为亲切的——甚至不仅是亲切的,而是像他们家庭成员一样亲密的——又不仅仅是家庭成员,而是家庭的管理者,是最大的“家长”。这就是中国人对政府的观念——和我们的非常不同。它以一种与西方大相径庭的方式烙印在中国社会当中。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娱乐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地址
http://www.hnjhtex.com/yanjiang/ted/14097.html

TED演讲稿精彩图文推荐: